固体饮料,动了谁的奶酪?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甚嚣尘上的固体饮料事件暂时告一段落,最终以处罚违规门店,全国范围内全各地面整顿,门店大面积下架固体饮料产品收场。原本2019年的新闻事件,为何到2020年5月份才持续发酵?直至扣上了“大头娃娃”和“毒奶粉”的帽子?随着两会的结束,一些媒体继续针对固体饮料事件推波助澜,高潮迭起,这些动辄可以将万众企业和门店描绘成奸商的媒体真的是出于职业道德?门店虚假宣传有人监管,媒体报道的真实性和专业性谁来监管?指鹿为马的损失谁来买单?这些固体饮料生产工厂真的就是怙恶不悛的造假者?
  一、缘起
  关键词――特医(FSMP)。主要指GB29922(成人特医)和GB 25596-2010(婴幼儿特医)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这次的固体饮料事件矛头很精准,直指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GB 25596发布日期2010年12月21日,实施日期2012年1月1日。但是《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生产许可审查细则》直到2019年1月29日才发布并实施,意味着自2010年到2019年长达9年的时间里,国内任何生产企业都无法取得生产许可证,更遑论出产品了。而国外产品只要打着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标准就可以直接在国内销售,跨度近10年的这个标准称之为洋品牌的保护伞应该毫不为过,这10年期间,估算下来这些洋品牌最少也有成百上千亿的销售额收入囊中。
  截至2020年5月25日最新数据,共有51个特医产品获批,大多数特医产品都是以洋品牌为主,其中主要有雅培(美国)、雀巢(瑞士)、达能(法国)、美赞臣(美国)、惠氏(美国)、每日乳业(韩国)等,而且获批的品种涵盖了所有品类,国内注册的几家多以无乳糖和适度水解产品为主,目前特医市场主导产品还是以深度水解以及氨基酸配方产品占据主要份额。

  二、现状
  中国国内婴幼儿特配粉,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左右,产品多冠以“特殊配方”的字样,彼时尚无无乳糖、蛋白水解、氨基酸等概念,而且婴幼儿奶粉贴牌产品比比皆是。随着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直接催生了《食品安全法》,婴幼儿乳粉也开始了长达10年之久的治理和发展。2011年之后,随着GB25596的发布,国内厂家开始陆续使用固体饮料标准对照特医标准来生产产品,配方直接仿自雀巢等产品。那时候国外品牌配料表及营养成分表都比较详细,其中18种游离氨基酸直接标注的使用量及所占比,这为国内产品仿制提供了很大便利,因此说国内的固体饮料与其说是假冒特医食品,不妨称之为仿制食品更贴切。
  既然国内企业使用固体饮料标准仿制特医食品,那固体饮料的标准安全性从何而来呢?是否真的就成了一众媒体摇旗呐喊的有毒奶粉呢?按照国标GBT 29602-2013 固体饮料标准,我们不妨学习下固体饮料的标准内容。
  3.1固体饮料的定义:用食品原辅料、食品添加剂等加工制成的粉末状、颗粒状或块状等,供冲调或冲泡用的固体制品。
  4.3蛋白固体饮料:以乳和(或)乳制品,或其他动物来源的可食用蛋白,或含有一定蛋白质含量的植物果实、种子或果仁或其制品等为原料,添加或者不添加其他食品原辅料和食品添加剂,经加工制成的固体饮料。
  按照标准中要求的蛋白质含量要求,蛋白质含量≥1,这是一个很宽泛的值,不低于1的含量即可,说明了蛋白质达到1-99的含量也都是正常值范围内,按照GB14880食品营养强化剂食用标准,固体饮料可以使用的营养强化剂达几十种之多,所以说包括官媒在内的表述固体饮料标准产品蛋白质含量和营养素含量很低的说辞无异于对固体饮料事件火上浇油。
  按照国家固体饮料标准,固体饮料产品完全可以使用乳粉等原料按照不同的配方进行生产。我们不妨把一个市场上某固体饮料产品和婴幼儿乳粉以及婴幼儿特医配方产品进行综合比对,详细指标见下表:

  通过表中比对可以看出,蛋白脂肪、能量、碳水化合物等五大指标,固体饮料的数值指标跟婴幼儿乳粉和特医食品指标可以完全保持一致,其中维生素D指标偏低,烟酸指标偏高。其他部分指标按照GB14880标准不允许在固体饮料里标示。通过比对可以看出,固体饮料参照特医标准仿制的产品虽然很多指标都接近或者完全一致,但是个别指标还是跟婴幼儿乳粉以及特医标准产品有明显区分。不过没有任何一个指标含“有毒”成分,没有任何一款固体饮料标注为“奶粉”,所谓的“毒奶粉”一说完全是无稽之谈,充其量不过是特医食品的仿制食品更恰当一些。作为短期营养补充或替代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故意跟特医食品混淆或者直接宣传是特医食品绝对是夸大其词,因非法宣传而受到处罚完全咎由自取,必须严惩。
  其次,吃任何食物的宝宝,过了五六个月,必须合理添加婴幼儿辅食,否则即使单一食用婴幼儿配方乳粉或者特医食品,同样会出现发育不良的情况,我国6省区妇幼卫生示范县佝偻病流行病学调查资料表明:佝偻病平均患病率为38.4%;36个月以内小儿患病率平均为53%以上,北方地区患病率为52.3%,南方为27.8%。
  2018年11月特医正式实施之前,实际上诸如此类的固体饮料产品早已经存在。国内最早的仿特配产品自2012年开始,已经尝试使用固体饮料标准参照一些国外产品生产类似产品。
  2019年10月9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公布了《第一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正式将仿制药提上了议事日程。纵观之下,仿制食品跟仿制药品可以,仿制食品为何就不可以?是否都具有危害性呢?市场可以接受仿制药,仿制食品为何就成了“毒奶粉”?有人说仿制药也是必须保证工艺和产品质量,难道说仿制食品就无法保证工艺和质量了?
  三、绑架
  目前中国国内的现状,其一是监管无力,面对日益庞大的经济市场,全程监管只停留在部分特殊标准产品,何况终端销售者良莠不齐,一个产品的标准标签以及产品属性的表述,都需要具备一定专业能力,而现状就是门店从业者往往换人频繁,专业水准低,销售方式简单粗暴。
  其二,媒体曝光是各级地方政府一个非常重要的考核指标。所以说不论媒体曝光的真实性和专业性是否准确,各级执法部门无论对错首要任务就是救火,最后往往充当擦屁股的角色。报道本应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现在反其道而行之,成了各级政府的考核指标,正面报道奖励,负面报道处罚,所以说如何堵住媒体的嘴,执法机关最大的力度就是一刀切。固体饮料整顿的结果,很多地方是只要是固体饮料,必须全部下架,没有过多理由,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其三媒体绑架。很多媒体往往利用其自身的资源优势,以高高在上的睥睨视角作既定式判定,未经执法部门认定,直接称之为“大头娃娃”“毒奶粉”“假奶粉”“假冒特医”,即使后来国家局认定标准规范,质量无虞,标签无误之后,这种称谓早已“深入人心”,媒体丝毫不会顾忌。比如国内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宣称“特医氨基酸奶粉”,实际上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氨基酸奶粉一说。氨基酸是蛋白水解物,不含任何乳蛋白及其他蛋白,一点乳粉的成分都没有,氨基酸奶粉一说竟然堂而皇之登上了国家级传媒。这种不负责任的报道之后,一是众多企业遭遇无妄之灾,只要是固体饮料标准的,无论什么产品,无论有无质量问题,一律遭到下架处理,引发无数退货潮。在2020年疫情之后,企业的复工复产成了企业和职工生存的头等大事,“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尚未起色就已被一记闷棍打死,实躺枪也……。二是门店遭遇索赔潮。很多消费者拿着媒体“大头娃娃”“毒奶粉”的报道直接封店要求索赔,理由只有一个:吃了你们的有毒奶粉!!很多门店已经为此直接关门倒闭,而更多的消费者尝到甜头之后,正大举组团进行“维权”,试问这些铁肩担道义的媒体,这些现状为何没有人在报道?反而继续为宣称“毒奶粉”而摇旗呐喊,难道媒体背后也有所谓的动机?
  四、动机
  特医食品分为GB29922成人特医和GB29956婴幼儿特医。近期沸沸扬扬的固体饮料事件,为何只在婴幼儿特医产品行业发酵,直指为“毒奶粉”“假冒特医”,从而影响到国内几千家企业,而类似成人特医产品虽然在宣传方面过犹不及,为何却一直可以保持波澜不惊?
  《史记.货殖列传》有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其实原因很简单,产品标准只是表象,真正的动机背后完全是利益驱动,而且背后清一色是洋品牌势力作祟。
  2019年5月北京某媒体曝光国内两家企业违规销售冒充特医产品的报道,这是针对国内固体饮料产品发出的第一弹,事实及结果不必赘述,而其中曝光的一个环节,就是带记者到门店及医院暗访的那位陪同者,其真实身份为某国外特医品牌的北京地区大区经理,这才是国内固体饮料报道的真正幕后动机。如果说这是国外品牌对于国内类似产品的围剿,可能觉得这是危言耸听,但是如果说国内国外产品内外有别,执行双重标准,国内企业的公平性拿什么来保证呢?为何中国在被八国联军群殴百年之后,还要一路为洋品牌开绿灯,而国内的“义和团”们结局只有死路一条?下面是已经被批准通过的国外某品牌氨基酸特医配方食品。
  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粉氨基酸配方
  纽康特 (neocate )
  【产品类别】氨基酸配方
  【配料表】葡萄糖浆粉,植物油(葵花籽油、中链甘油三酯、菜籽油),磷酸氢钙,L-亮氨酸,柠檬酸钾,L-赖氨酸醋酸盐,L-谷氨酰胺,麦芽糊精,L-脯氨酸,L-精氨酸,柠檬酸脂肪酸甘油酯,L-缬氨酸,甘氨酸,L-异亮氨酸,L-天冬氨酸,L-苏氨酸,L-苯丙氨酸,L-酪氨酸,L-丝氨酸,L-组氨酸,L-丙氨酸,氯化钠,L-胱氨酸,氯化镁,L-色氨酸,酒石酸氢胆碱,L-蛋氨酸,柠檬酸钙,L-天冬氨酸镁,花生四烯酸油脂,二十二碳六烯酸油脂,肌醇,L-抗坏血酸,牛磺酸,硫酸亚铁,硫酸锌,左旋肉碱,5-尿苷酸二钠,5单磷酸胞苷,烟酰胺,5-肌苷酸二钠,5单磷酸腺苷,D-泛酸钙,5-鸟苷酸二钠, dl-α-醋酸生育酚,抗坏血酸棕榈酸酯,硫酸铜,盐酸硫胺素,盐酸吡哆醇,硫酸锰,核黄素,醋酸维生素A,dl-α-生育酚,碘化钾,混合生育酚浓缩物,叶酸,氯化铬,植物甲萘醌,亚硒酸钠,钼酸钠,D-生物素,维生素D3,氰钴胺。中链甘油三酯的添加量为81.52g/1000g。乳糖含量低于0.5g/100g。
  其中按照中国国标GB14880《食品营养强化剂使用标准》,GB2760《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上述配料表中的氨基酸只有15种,而且多数是作为香精类使用,L-异亮氨酸,L-缬氨酸,L-色氨酸根本就没有可引用标准,这些洋品牌为何可以不受国家标准规范?
  其次,未经特医注册的标称特医产品的,视为假冒特医产品,国内几个洋品牌为何没有通过注册反而标称特医产品一直在招商在销售?某宝上更是肆无忌惮,洋大人的没经过注册的产品没提为何没有说是假冒特医的呢?

  无论是洋品牌或者固体饮料产品,其中的成本其实都相差无几,不必用有色眼镜高看洋大人,好像洋品牌的成本会高到那里,而国内品牌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孔老夫子有言: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所谓的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中国特色的特医食品,将来一定是要走结合中医及药食同源的路线,而不是一味模仿和崇拜洋品牌,更不能双重标准,双重执法。为何成人特医使用固体饮料的产品没有一个洋品牌或者媒体出来报道,因为洋品牌还没有成人特医产品正式销售。如果一旦洋品牌成人特医通过注册,下一个明火执仗者还是既得利益者,要遭受饱和打击的的依然是那些损害洋大人利益的标准、品牌,下一个引流的报道肯定也会由此产生。
  五、阵痛
  中国人的劣根性,往往都是从窝里横开始。从19年报道后的第一次媒体报道,跟风者除了口诛笔伐的急先锋,很多相关企业没有安全意识,缺乏危机感,而不是大家同仇敌忾,强化内功,共同提升产品标准和质量。个别屑小甚至争相举报国内同行业者,大有宁可瓦碎,不可玉全之势,为了一己之利自相残杀,昭著天下的结局只给洋大人徒留笑柄。
  自特医标准从颁布到现在,近十几年的跨度,我们泱泱14亿人口的大国,居然连特医食品的基本原料都无法自己生产,目前全部依赖进口。从无乳糖乳粉,到适度水解乳清蛋白,深度水解乳清蛋白,这些基本的特医原料尚无一家国内企业具备生产能力和工艺技术,都需要依赖进口来满足国内生产企业的需求,国家应该及时出台相关政策扶持国内相关特医行业发展,而不要再实行双重标准,双重执法,否则国内特医企业只能是永远扶不起的阿斗,只能任人宰割。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希望国内有良心有作为的特医企业痛定思痛,精诚努力!
  草就之作,请勿对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